365体育为什么不能存款

张某某家属与某纺织企业之间损害赔偿纠纷

    浏览次数: 1683    手机阅读和分享

简要情况:

2017年6月16日5点30分左右,某纺织企业员工张某某在公司宿舍楼旁边喷泉水池中晕倒。6月16日5点50分,公司门卫金某某发现张某某晕倒在宿舍楼旁边喷泉水池中,便叫来另一名公司员工赵某某。赵某某便打120。120到达后,边抢救边将张某某送往张家港某某人民医院。后经张家港某某人民医院抢救后,宣布抢救无效死亡(经公安机关调查排除张某某他杀的可能)。张某某家属与某纺织企业之间围绕赔偿数额发生争议。

调处经过:

乐余镇人民调解委员会受理该案件后,立即与乐余派出所负责人进行对接,了解事情发生的前因后果,并调取了相关的录音录像进行查看。经过调查发现,张某某确实是从某纺织企业职工宿舍的三楼以上掉下来,摔落在公司宿舍楼下的水池中,根据公安机关提供的资料显示,排除了他杀的可能。在调处过程中,张某某家属以张某某家有2位老人需要赡养为由,要求企业按照每位老人每年一万元的生活费用计算20年给予总计40万元的赔偿金。某纺织企业以企业效益不好为由,只愿意给予8万元的赔偿。乐余镇人民调解委员会会同镇劳动和社保所、乐余派出所的调解员对当事人双方进行“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之间的劝解,从定纷止争为原则出发,劝说用人单位从公平责任、人道主义的角度出发,对张某某家属进行适当、合理的补偿;同时,也向张某某家属指出“张某某坠楼原因的认定是本事故赔偿标准的关键因素,而根据公安部门对当时现场的调查,发现张某某坠楼的四楼栏杆有明显的踩踏痕迹,同时张某某还欠有大量债务,从各种迹象看有自杀的可能”。同时,乐余镇人民调解委员会还邀请当天值班的律师一起参与调解,最后企业与张某某家属达成了和解协议,由企业一次性人道主义照顾张某某家属人民币20万。同时,调解员还了解到张某某的继父是张某某成年后,母亲才再婚的,不在张某某遗产的继承范围内,为避免张某某的家属在领取了人道主义照顾款后,家庭成员因对遗产继承存在的误区产生争议。乐余镇人民调解委员会特地邀请值班律师朱某某对张某某家属就遗产继承进行释疑讲解,普及法律知识,消除协议签订后,张某某家属间可能产生的矛盾纠纷,将矛盾纠纷化解在萌芽状态。

调处思路

本案看似是一起简单的损害赔偿纠纷,其实很复杂,死者坠楼原因是本事故赔偿标准的关键因素。

如果死者坠楼系其自己翻越四楼栏杆跳下,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二十七条:损害是因受害人故意造成的,行为人不需要承担责任,及其它相关政策法规,公司都不需要承担赔偿责任。但是当时因为厂区的现场监控角度原因,未能拍摄到受害人是如何到的栏杆外面,因此也不能断定受害人为自己跳下坠楼。

如果死者坠楼系其它因素所致,那么不同的因素将对应不同的赔偿主体。1.如果是第三人侵权导致坠楼,因为公安机关已经排除了他杀的可能,那么本案不存在向第三人赔偿的可能;2.如果是因公司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如事发当时因栏杆较低或者楼道路面湿滑导致受害人意外滑倒,均有导致受害人坠楼的可能,经过公安部门调查发现,事故现场四楼栏杆为1.5米,对于正常身高的受害人来说,该围墙高度完全可以保障其安全,而且也没有证据证明当时楼道路面有异常情况,公司应当已经尽到安全保障义务

根据公安部门对当时现场的调查,发现受害人坠楼的四楼栏杆有明显的踩踏痕迹,而且根据公安部门调查的受害人财务状况显示,受害人有可能欠有大量债务,从上述的种种原因看,受害人为自杀的可能性较大,本案的调解工作应当以定纷止争为原则,尽可能让用人单位从公平责任、人道主义的角度出发,对受害人家属进行补偿。

调处结果

最终,在乐余镇人民调解委员会、社保所和乐余派出所等多方努力下,双方当事人经过慎重考虑终于签订了人民调解协议书:某纺织企业一次性给予张某某家属人道主义照顾款(含精神损失费、交通费、误工费等)共计人民币贰拾万元(¥200,000.00元),除以上人道主义照顾款外,张某某家属承诺不再向某纺织企业追偿其他赔偿;某纺织企业承诺在协议签订后,协助张某某家属向张家港市社保局申领抚恤金、丧葬费和个人账户退费等补贴。该协议签订后,又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在协议签署后第二天,张某某的姐姐张某来到乐余司法所反映,因老母亲王某某没有弟弟张某某的银行卡密码无法将张某某卡内的工资取出,希望乐余司法所给予协助。于是,调解员便与张家港市公证处联系,了解遗产公证所需要的资料。到了第三天,张某又来了,她反映经过去银行查询,弟弟张某某卡上只有贰仟元现金,和弟弟的收入不相等,证明某纺织企业并未将弟弟应得的工资打到卡上,因为卡上的金额相差较大。于是,调解员便再次与企业进行沟通联系,劝说企业以现金的形式及时对张某某家属兑付张某某的工资报酬,不要再因为一些小事与死者家属再起冲突。在回访过程中,调解员了解到张某某家属后来顺利的拿到了五千元的工资。自此,该起纠纷终于化上了句号。


上一篇: 王某某家属与张家港某某工厂之间的损害赔偿纠纷

下一篇: 锦丰镇洪福村工业区袁某工亡调解案例